兩位同聲同氣的音樂人,一碰面的話題竟然是談美食!
遠道而來的蕭煌奇在緊湊的行程中還幸運地能抓緊機會到浮羅交怡和雙塔樓一遊,身為大馬人的伍家輝聽后立即做起美食介紹,猛追問蕭煌奇來馬吃了什麼,還對如何吃肉骨茶、該配什麼醬料等一一詳細介紹呢。
伍家輝還不斷說台灣的滷肉飯很好吃,大嚷下次他到台灣時,一定要吃那兒的滷肉飯!
簡單的美食交流,就這樣成了『伍家輝與蕭煌奇音樂對談』的開胃前菜。

Photobucket

◆輝:伍家輝
◆奇:蕭煌奇


*寫歌要享受樂趣*

輝:我以前從沒想過要入行當歌手,只想單純地寫歌,寫歌最重要有主題,那么蕭大哥寫歌的靈感最常來自哪裡?
奇: 我寫歌的靈感多數來自家人、朋友和生活中的事物,比如親戚朋友啊,反而愛情的題材比較少。因為靈感就是從生活而來,而我跟同事及朋友的接觸比較多,自然就 會寫這類題材的歌。至于有關週遭社會的大小事物,我有時會叫朋友幫忙,大家一起討論社會上的各種狀況,甚至會談到"大陸包二奶"的故事呢,大家都會把不同的故事及元素湊在一起,自然就有靈感了。
輝:蕭大哥一直都是詞曲包辦嗎?像我寫歌詞方面就比較弱。
奇:開始時會自己包辦詞曲創作,但後期的兩張專輯就有找名家或一些創作新人幫忙,因為一個人的能力有限,大家一起合作會擦出不同的火花,然後我會發現:"天啊,原來他竟有這麼棒的想法!"
輝:就是會借助別人的經驗來當題材?
奇:對,尤其是遇到瓶頸時,如果自己還不行動向外求救的話,就會容易被框住。
輝:會不會借助聽歌來找靈感?
奇:歌聽得太多,容易有"我也要寫那樣的歌"的心態,會受影響變成抄襲,音樂變成抄襲那又何必呢?
輝:有些音樂人會寫歌,但本身的想法很不開朗。
奇:寫歌也要享受當中的樂趣,如果一直想要賣歌,那麼就變成只想賣名,而不是賣歌,就像女生買名牌包包,都是因為牌子很有名才會去買,社會就這樣迷失。
輝:樂壇已經是這種狀況了。
奇:剛剛開始寫歌的目的很重要,不必想太多,只要認真唱歌,我不相信自己沒辦法站在舞台上。有機會就去唱,不管酬勞,就算沒錢宣傳我也會去唱。
輝:《你是我的眼》被林宥嘉唱紅了,會不會覺得驚喜?
奇:這都是運氣啊,在沒有唱片公司的情況下還能讓大家聽到我的歌,我會很感謝這班星光幫的孩子們,因為當初我認為這首歌不會紅耶!它的音樂角度跟一般的歌不同,不像流行歌,感謝他們唱紅了《你是我的眼》。

Photobucket

*音樂跟著人生走*

輝:如果寫歌時不想受外來的音樂影響,一直想著要避開與其他音樂相似的地方,最後會不會框在自己的風格裡面?說說蕭大哥對原創的看法。
奇:如果你要原創,那就不要太在意其他的部分,例如市場的接受度啊,能不能賣錢等等,當有一首你不喜歡的歌很賣錢,你自己也不會覺得特別高興。
輝:不是每個寫歌的人都能堅持自己。
奇: 對,像我寫的《你是我的眼》這首歌,就是很堅持以我自己為出發點的一首歌,我會想如果我看得見,我就可以做很多事,我可以交女友,可以開車,可以到處去, 我會有很多想法。有人會告訴我說很可惜我看到的是黑暗,但我會告訴他們:眼前的黑不是黑!當別人帶我去做很多事,到很多地方時,那我就可以看得見了。(家輝也一時興起哼起"眼前的黑不是黑"這段歌來呢)
輝:第一次聽見這首歌時就覺得很感動,而且也時常在KTV裡點唱這首歌,因為難度超高,歌曲的編排也跟一般的流行歌不一樣。
奇: 《你是我的眼》紅了之後,會有很多人向我邀歌,問能不能寫一首好像《你是我的眼》那樣特別的歌,但是一首歌只有一種形狀而已,紀錄著當時的心情,沒辦法仿冒,要再找回那感覺是很難的。音樂跟著人生走,是我們把生活的各種體悟加在音樂裡,當別人問你這首歌是怎麼寫出來的?你的答案自然就會追溯到你寫歌的那一個時刻!
輝:我也有這種掙扎,唱片公司會叫我把歌曲寫得類似我以前的某首歌曲,但寫那首歌的想法就只是那一瞬間的事。
奇:專職寫歌很辛苦,除非你有其他的工作在支撐生活。不是每首歌都能賣,唱片公司會因為一首歌而向很多創作人邀稿,然後就會出現比稿的現象,大家都在搶那一首歌。我不喜歡這樣的競爭,我希望找我寫歌的人是為蕭煌奇的作品而來。

Photobucket

*夢想與現實*

輝:在現實的打壓下,還有沒有做音樂的夢想?
奇:每個人都會有夢想,我最想做一張完全屬於我自己的專輯,但無奈有時會必須向現實妥協,那麼就會說服自己做了商業的東西後,賺了錢,有名氣了,就能做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了。
輝:對,我當初只是幫公司寫歌,一直到後來自己發片當歌手,進入演藝圈,會有漸漸迷失的感覺,會想乾脆不當歌手了,可能白天到便利店打工,晚上在家寫歌這樣……但有時大馬的創作人會為了賺錢而去逼自己寫歌。
奇: 有時一首歌被唱片公司要求改來改去很困擾,創作人為了交稿不得不寫。所以寫歌的心態很重要,如果你說"寫歌為了賺錢生活",那樣也沒錯!音樂就像一場遊戲,要怎麼玩都行,只要用快樂的心情去做,當專輯出來時就會很開心。尤其是當你有參與幕後製作時,更能體會到背後努力帶來的成果。
輝:對,像陳綺貞這麼多年來仍能堅持做音樂的夢想,真的很不簡單,很羨慕也很欣賞她。
奇:嗯,說到有在台灣發片的歌手,我還蠻欣賞方大同的。
輝:那蕭大哥目前希望能夠達到的目標是……?
奇:目前希望每年能有一張華語專輯,一張閩南語專輯。演唱方面的話就希望有機會就唱。我希望不只是做自己的東西,也要讓更多愛音樂的朋友有機會跟我一起到各地去表演,我希望音樂是能與身邊的人一起分享的。
輝:有什麼鼓勵的話想對大馬音樂人說?
奇:音樂是信仰也是力量,只要不斷找到自己想要的目標,其他事就別想太多,只要不斷努力寫歌唱歌,就會有機會讓人聽見你的音樂。

*回到原點*

伍家輝因為種種原因差點不能執行"特派記者"的任務,但小記翻完大馬歌手的名單,還是覺得伍家輝最適合,而最後經過一番擾攘後也終於成行了。在專訪後,伍家輝還說原以為這只是一場簡單的訪問,但沒想到竟是如此深入地探討音樂的一場交流,對第一次訪問別人的伍家輝來說,這真是很特別的專訪經驗呢。

訪問完畢後,蕭煌奇除了送上CD,還細心地在上面簽名,對於一個看不見的人來說,這幾乎有點難度,但他還是度好位置,一筆一畫慢慢地在CD封套上簽上"煌奇"2個字,還畫了個開心的笑臉!

蕭煌奇VS伍家輝,這兩位歌手都可說是複雜娛樂圈中的清流,都還保持著做音樂最原始的心態,經過這次對談,伍家輝寫歌的心態又被重整,回到了原點。

訪後感:他的心絕不殘缺

我覺得獲益良多,因為我跟蕭大哥都是寫歌創作的人,他說的話我也感同身受。有時候自己想寫的音樂跟市場要的音樂有衝突,會變得自我掙扎,會覺得配合市場而做的音樂往往會過不了自己那關。

聽了蕭大哥的講解後,我覺得即使面對這樣的情況也不必想太多,他教懂我喜歡就去做,不必顧慮太多有關市場啊,銷量啊等等的問題。他雖然是看不見的殘缺人士,但是他的心絕不殘缺,而且還比普通人更開朗豁達!

◎原文出自馬來西亞中國報新聞網星記嘛嘛檔:
http://chinapress.com.my/content_new.asp?dt=2009-06-16&sec=entertainment&art=0616en72.txt

創作者介紹

華納版權台灣官方部落格

WCMTW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