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   更新日期:2008/07/13 04:34

尋常百姓最常上的音樂課肯定不是古典、爵士或是國家音樂廳精緻的歌劇演出,尋常人的音樂殿堂在KTV。這種影像、文字與音樂的遊戲,伴唱帶與歌者之間有趣的節奏關聯,成為夾子小應在創作中玩得淋漓盡致的表演型態。

「一個人帶著伴唱帶走唱,我想,就這麼一個人表演也會有特色。」小應是國內第一位將KTV化成單人影音劇場形式的表演藝術者。

KTV影音 化成表演藝術

小應的名字是應蔚民,他是之前夾子電動大樂隊的主唱兼鍵盤手,後來他就以夾子小應之名走江湖。在九○年代一掛地下樂團竄起之際,夾子也頗受矚目,他們的成名曲《七彩霓虹燈》現在還在傳唱。

夾子在二○○四年解散後,小應決定單兵闖江湖。「我不想再找團員了,溝通本身是一種中介與妥協,但音樂其實太主觀。」

小應的路始終走得怪又很難界定,他的音樂、思考,帶著一種稱不上叛逆的另類與詭異。他總是半搞笑、不發火還帶點諷刺地談對社會的觀察。也正因此,大量吃食流行情歌的商業市場容不下他的偏門,自居非主流崇拜「地下」特質的觀眾,又覺得他不夠「地下」或辛辣。

小應的表演形式也同樣難以被界定。他是音樂創作者與歌手,但他的演出又融合了劇場表演與觀念藝術的多元思考。他的作品裡頭融合大量俚俗元素,包括帶著鍵盤走唱的那卡西,KTV、單人脫口秀、音樂廣播短劇、影像藝術等全融合在內元素。

融合劇場元素 自製伴唱帶

小應為自己的新歌製作伴唱帶,他在視覺上將台語歌手文夏的情境與默片導演卓別林的影片剪在一起,將日本大導黑澤明的片段融進描寫台灣上班族無奈生活。乍看之下,小應的作品予人的印象是熱鬧俚俗的,但是仔細審視他創作的內在,核心精神是極為冷靜而理性的。「我始終都離開不了針諷時事、從日常生活出發的性格!」松山眷村小應畢業自中原醫學工程系,大學的時候他對自己的本科有種百無聊賴的心情,卻在學校其他建築或是設計的課程中找到共鳴,當時他就開始玩音樂。畢業後也曾在醫療設備公司當工程師。當公司決定要與小應簽約並送他去美國受訓時,當了兩年十一月上班族的小應決定辭職。

「我對上班族職場的很不喜歡,我總是直來直往,不是說我不愛錢,但是大家心裡都只想錢也是很奇怪。」有一陣子,他告訴自己,這樣子上班是為了音樂,最後讓他突然再也不願多忍受一天的是職場結構上那份扭曲的邏輯。「我真不能忍受『員工考績業績稽核』這東西。」

他不喜歡拖泥帶水,他喜歡數學式的邏輯清明,因為那背後有著真正的自由與哲學,他在自己音樂講求一種「理智地解決」。

他是典型台上好笑、台下嚴肅的人,他在人際關係總擺低姿態,但又喜歡站在舞台中央。「我到現在還是會焦慮,不過這種焦慮總比一個人又什麼東西也沒有的那種焦慮好。」他坦言,自己也曾經有夜夜笙歌的時期,但經過生活與創作的膠著期,現在他自我要求甚嚴,作息穩定。「現在的我可以肯定說,我的工作、我的音樂、我的情感、我的家庭,都是我清楚的決定。」

「音樂有理性伸張的空間!」小應說:「一首歌讓大家留下深刻有趣的印象,又可以凝聚成某種社會觀察,我認為是可能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CMTWN 的頭像
WCMTWN

華納版權台灣官方部落格

WCMTW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