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有兩個笨蛋,在不怎麼支持藝術發展的國土裡,不惜放棄自己的本科,說是為了音樂。否則唸資訊科技的黃韻仁,還有唸病毒學的我,在30幾的年齡階層裡,生活也應該開始舒服起來了。好吧,就姑且說我們是真的熱愛音樂和寫詞吧。累積了一定的作品,生活品質也應該有所提昇了。偏偏我們這兩年卻選擇減低自己的產量,設立了叫做Funkie MonkiesProductions(齊天)的獨立音樂品牌。當唱片銷量下滑,連大唱片公司都不得不節省開支,小公司更放棄簽約歌手,轉為替人製作專案時,黃韻仁和我還在苦撐著一個唱片公司幹什麼?如果我跟你說,那是為了替伍家輝等創作型歌手完成他們的夢想,你信嗎?

   你會信的。因為這個月份,伍家輝的專輯終於登陸寶島。你即將聽到和看到的伍家輝,聲音如人,乾淨親切。這是公司上上下下,尤其是家輝自己努力改進後的成果。誰會想像到這個大男孩在被發掘前,是一個眼睛很小、臉龐很大,卻堅持梳著“郭富城”〈對你愛愛愛不完〉髮型的大學生?當時的家輝並不具備偶像的特質,不夠壯不夠帥,音樂又很怪,實在很難獲得具備典型眼光的前輩的青睞。真正所謂伯樂還真是李宗盛和黃韻仁。
  
   黃韻仁是在一次聽到的Demo後,決定到檳城去旅遊,順便“探訪”這位令他驚為天人的“女聲”。誰知,這位前來找他的“女生”,不僅穿了一件超大號的T恤,還留了兩撇小鬍子。憑良心說,初次見家輝,我也是心存懷疑的。然而,在打開他給我們寄來的《雖然我願意》Demo的半個鐘頭後,我就明白黃韻仁為何要費那麼多力氣去替家輝申請居留權、租房子、建錄音室等。原來這首副歌怪怪的歌,不知不覺地,已在我的電腦上重複播放10次了,每一次都不同的感覺,有時沉醉,有時High。那一刻,我就很肯定家輝一定在他的音樂裡下了什麼。

   課本上說的,世上有一樣東西能同時有鎮痛和使人感覺High的東西。那就是“安多酚”。安多酚是人體內分泌的一組重要的化學份子,會因痛楚等刺激而產生。它具有類似嗎啡的結構與作用,但止痛效果比嗎啡強50倍以上,使人心情愉快。伍家輝的歌,就有這種作用。《我瘋你》讓你感覺迷幻;《一人一半》唱著唱著就High了,《肚子餓了》則會令人心情愉快地吹起口哨。唯一的問題是,安多酚會讓人產生依賴性。久不聽,身體就會出現脫癮症狀。


   17世紀有個貝多芬,二十一世紀就再也很少如貝多芬那麼偉大的作曲家誕生了。對於我,沒有貝多芬,有個“安多酚”伍家輝也好。管他古典還是流行歌曲,音樂的作用,本來就是給聽眾帶來心理和生理上的舒適感而已。


我瘋你  

【作者簡介】

小寒 (1973)
生於新加坡,花了六年唸了個病毒學博士,去年毅然辭掉實驗室工作,全神從事文字工作,包括寫歌詞、寫專欄。開始只為了想變酷,向彈吉他的朋友討教。和朋友的交換條件就是幫她的歌寫詞。晃眼一寫就二十年了。


歷年歌詞作品包含:蔡健雅《達爾文》、《無底洞》 ;孫燕姿《我的愛》、《雨天》;梁靜茹《為我好》、曹格《寂寞先生》、張惠妹 《平常心》 、林憶蓮《紙飛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CMTWN 的頭像
WCMTWN

華納版權台灣官方部落格

WCMTW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